你的位置: 手机看开奖 > 手机看开奖 >

哈佛大学成被告(一):是种族歧视还是平权行

更新时间:2019-11-06      

  2014年11月,一个叫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的组织在Edward Blum的领导和组织下把哈佛大学告上法庭,理由是哈佛在录取政策上常年歧视亚裔学生

  自2014年初成为哈佛亚洲中心报告员,六合天下。负责报道“中国面临的关键问题”讲座系列及其他亚洲中心讲座;2015年7月成为哈佛费正清中心关联研究员。从2005年到2013年,为财新传媒(原《财经》杂志)驻波士顿特约记者,《哈佛笔记》专栏作者。2002年于哈佛大学获亚洲研究硕士(MA),1997年于波士顿学院获商业管理硕士(MBA)。研究领域主要涉及经济、社会问题及公共政策。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晋)2014年哈佛大学在美国麻省地区联邦法院被诉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学生。这个案件的审理和判决牵扯很多亚裔父母和学生的神经和情感,影响深远。我想分四部分报导:1)基本案情;2)双方的立场及主张;3)实质法律问题及先例;4)实质教育和文化问题。

  2019年9月30日,美国联邦法院麻省地区法庭的法官Allison Burroughs 的判决出台,在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原告) vs. Harvard(被告)的案件中哈佛大学胜诉,因为哈佛的招生政策不是以种族歧视或种族区别为目的,没有普遍地或系统性地歧视亚裔。这意味着在招生过程中,对种族的考量被认为是和运动员和校友的孩子等特殊群体一样的附加因素(Tips and plus factors)而允许。

  三天以后,原告方就在联邦第一申诉法院(The First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备案,继续申诉。他们声明,如果再次败诉,就会告到最高法院。业界人士认为,这场法律争执会持续好几年,而且胜负难以预测,很有可能取决于当时最高法院法官的人员组成,即自由派与保守派的比例。自由派法官普遍有限度地支持有意使社会更加公平的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更同情大学对学生构成多样性(diversity)的愿望,而保守派法官则更倾向保护个人权利不受侵犯。

  这个案件起源于2014年11月。一个叫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的组织在Edward Blum的领导和组织下把哈佛大学告上了麻省地区联邦法庭,理由是哈佛在录取政策上常年歧视亚裔学生。原告方的首席律师是Adam Mortara。尽管申请哈佛的亚裔学生人数在近年来巨增, 而且他们大部分成绩优异,可是哈佛录取亚裔学生的比例多年来一直保持在20%出头,造成了事实上的配额制(quota),而配额制早已在1978年最高法院的一个判决中被确定为非法。原告搜集了大量数据证明:哈佛有意限制亚裔学生数量,提高非洲裔和拉丁美洲裔的学生比例,以达到他们心目中对多样性学生构成的定义。

  在这里我要声明两点。1)这里的“亚裔学生”指的是Asian Americans,他们是亚裔美国公民,所以不包括从亚洲来的国际学生。正因为可能受到侵权的人是美国公民,他们才享有受美国宪法和法律保护的权利。2)原告一直被认为是右翼保守派,有反对“平权行动”的历史。亚裔学生的情况正好符合他们的政治理念,所以有的亚裔学生和家长不支持原告的部分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只是这些保守派手中的一个棋子,被利用了。

  “平权行动”这个概念是肯尼迪总统在1961年3月的一个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中第一次使用的。这个命令要求所有为联邦政府提供服务的企业(government contractors)不能因种族、信仰、肤色和原国籍而区别对待任何雇员。1963年8月28日,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的讲演。这个讲演的铿锵有力的语言和渴望平等的思想深入人心,推动了60年代的自由派运动。

  “民权法案”(the Civil Rights Act)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于1964年被约翰逊总统签署成为法律。1965年约翰逊总统再次签署行政命令,要求所有联邦政府雇员采取平权行动,在招聘过程中不能区别对待劣势群体。1967年“性别”被加在“种族、宗教和原国籍”的行列,成为反歧视的类别之一。

  平权运动的推动者的目的是要给以前曾经被歧视的群体同等的被雇佣、受教育和培训的机会和渠道。他们想弥补这些的前辈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但弥补以前的错误会不会对现在的另一部分人,例如大多数白人,造成新的不公平呢?这是特朗普在2016年成功竞选上总统的原因之一。 但20世纪60年代的社会氛围被平权人士主导,很成气候。他们的初衷是好的,但问题是如果矫枉过正,过于强调“政治正确”,就会有像特朗普成为总统这样的后果。

  哈佛大学在2014年得知被告以后,迅速向法庭要求暂停审理,理由是要等待最高联邦法院对一桩2013年的相关案件——Fisher vs. University of Texas的最终裁决和对相关法律的最终解释。2016年6月,最高法院最终以4:3的微弱多数裁决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录取政策没有违法,允许招生过程中对种族因素有狭窄考量(narrowly tailored)。

  于是麻省地区联邦法庭继续审理程序,并于2018年10月在法庭上听取双方辩论,时间长达三周。据悉,哈佛的律师团队表现出色,首席律师是哈佛大学董事会成员之一的William F. Lee。哈佛请了多位少数种族的毕业生出庭作证,包括布朗大学前校长(2001-2012)Ruth Simmons用亲身经历说明,哈佛录取政策中对种族方面的考量是正当而有益的。Simmons 在1973年获哈佛大学文学博士后,开始了她的学术和大学行政生涯。几经周转之后,她于2001年成为美国常青藤大学里第一位黑人校长,也是布朗大学第一位女校长,业绩斐然。

  观点网版权声明:观点网所发布文章及图片之版权属作者本人及/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作者及/或相关权利人单独授权,任何网站、平面媒体不得予以转载。财新网对相关媒体的网站信息内容转载授权并不包括上述文章及图片。文章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财新网的立场和观点。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能源内参陕西延长车载试验装置爆炸事故已有8人遇难;商务部加强稀有金属出口管理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六合管家婆| 广东四海图库欢迎您| 815888.com| www.hj948.com| www.613555.com| 944450.com| 六合曾道人| 最新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本土网|